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夫一1213@的博客

诚信、谦卑、报恩、安贫乐道、向往光明

 
 
 

日志

 
 

灵性、灵性的复苏、灵性的精神[引用]  

2008-06-24 16:08:54|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本文转自危娜的博客http://xlczweina.blog.163.com

危娜---《心灵成长》杂志社编辑

一、灵性    

       当我开始写这篇关于灵性意识的文章时,心中一再地升腾起踌躇。因为有那么多灵性的经验和新鲜的资讯要传达,我的问题是我怎样才能证明我写下来的文字是真实的?

我写的是真的吗?

我能肯定这是真的吗?

我是不安的,我是要求证的,每一个字都要慎重,手中的笔若是有违真理,那么不如放下吧。

我不相信我内心的感觉,那么我又如何能写下值得信任的文字。是的,我们相信科学,相信在科学家的显微镜、透视镜和放大镜下被观察、分析和了解到的东西,可是我们不相信我们的感觉,我们不相信仅凭我们个人的内在之眼看到和经验到的东西。

因为我们没有科学数据。证据在哪呢?

内观静修的证据在哪呢?神秘经验的证据在哪呢?合一的证据在哪呢?佛陀的证据在哪呢?

当科学主义与理性精神像审判官一样站在我们的面前,要怎样的勇敢坚定,才能与他们冰冷的眼睛对视呢?

又要怎样的温柔臣服才能牵起科学主义和理性精神的双手,告诉他们:有没有听见大生命流动的声音?

你有没有听见人类文明的河流日夜不息地流动的声音?流过原始的、巫术的、神话的、宗教的时代,层层递进,生生不息。一直流到近代科学与灵性苏醒的交互之川,也一直流入我们每一个人生命的中心。

从梦中醒来

你问我正思索着什么?

在这漫长的夜里?

我只是倾听

雨点重重

敲打窗棂的声音

                                 —— 和泉式部

许多年前我对治精神痛苦的方法是读哲学书,头脑贪婪地想从一个有可能的地方得到人生的答案。但是没有答案,没有答案,有时候满本书都写着叩问存在的哲学家们所提出的问题。

那么多才华横溢的头脑在孤寂中往逝,没有被人爱过;那么多饱学之士在踯躅中独行,没有爱过谁。优秀卓绝的人,却活得那么的孤独,似乎一手把真理挡在了门外,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深沉的灵魂之夜?

我们自己隔离了自己,隔离了彼此,隔离了与大源头的关系。在某一个时期,西方变得疯狂,东方变得麻木,整个人类陷入了僵局。

我们被卡住了,如果我们带着哪怕一丁点儿觉知,我们就能觉察到我们是被卡住的:我们的内在有那么多的冲突,于是我们的外在呈现出那么多的矛盾;我们如果不是在贬损我们的自我,就是在无限膨胀我们的自我;我们在关系中变得惊人的暴躁,或者令人诡异的冰冷;我们要不狂热的崇拜,要不一无所信……

我们分成了两拔人:一拔是理性主义,冷静但是虚弱;一拔是感性主义,热情但是盲目。

所以我们的病也是那么的径渭分明:一边是抑郁症,一边是狂躁症。

每一种症状都加深了我们的昏睡,让梦境变得更加可怖,但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终于开始在梦中尖叫,冒着满头的冷汗从梦魇中清醒过来。

觉醒的西方

在漫漫的长夜中,有些人正在沉酣,有些人尖叫着从梦中醒来,而有些人却从未睡去过,他们是觉醒的,他们用觉醒的双眼洞察着人类的长夜,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从梦中醒来,认出他们的时候,泪水会盈满双眼,心灵有一种被守护、被加持的感动。

这些保持着深深的觉醒与洞察状态的人,我们给他们取了一连串的名字:佛陀、基督、老子……;毕达哥拉斯、苏格拉底、柏拉图……;莲华生大士、龙树菩萨、米勒日巴尊者……;

但是我们要了解的是,他们之所以成为了整个人类精神的守护神,是因为他们在人类精神的长夜里用觉醒的双眼洞察着一切,而这种清明的力量也正是他们想要传承给我们的。

但是这种传承却似乎由于某种不可知的力量分成了两股:一边是觉醒,一边是洞察。

西方接受了觉醒,东方接受了洞察。

于是在西方从弗洛伊德时代开始,人类开始睁开觉醒的双眼大胆的质问神话、巫术和宗教传说,这些是真的吗?谁能肯定这是真的呢?就如同现代超个人心理学者肯·威尔伯的一段话:

“基督真的是一名处女受到圣灵感孕而生的?世界真的是上帝在六天之内创造出来的?印度教认为大地是需要支柱的,因此它坐在一只大象上,大象也需要支柱,因此它坐在乌龟上,乌龟也需要支柱,因此它坐在蛇之上,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便是:“蛇又坐在谁的身上呢?”

答案是:让我们换个话题吧!

为了不再盲目的相信,西方开始探索了,弗洛伊德之后是荣格、马斯洛、罗杰斯直至现在大批的西方优秀超个人心理学者都上路了。

正是因为有这样一批人上路了,人类开始了最伟大的觉醒:我们意识到什么是性能量、什么是智能、什么是生物能,我们了解到愤怒、喜悦、悲伤、恐惧都是一股又一股的生命能量,我们开始从巫术和神话的原始梦境中醒来,狂欢着想庆祝这种苏醒,想把生命一次活个够!

但是仅仅有着觉醒是远远不够的,就像一个用一条腿走路的人,甚至更容易偏离我们的中心。有句古希腊格言:“我们每天放纵自己的灵魂一百次,不,是一千次!”这句格言成为了西方上个世纪60年代的写照——在意识觉醒的背后,是性的泛滥、药物的耽溺、两性关系的混乱和个体生命的迷失。

 

二、灵性的复出

超个人经验

你们为人类的世界带来了

精神的文字。

透过你们允许我们做的工作

你们在幻象世界和

纯美的爱的世界之间,

搭起了一座金桥,

为此,两个世界均感激不尽。

                                                 ——伊曼纽

什么是灵性呢,一位叫巴关的印度合一大师说过这样一句话:

“所有的生命都是一体的。其实只有一个生命,它流经你,流经我,流经狮子,流经大象、老虎、蚂蚁,流经树木、太阳、月亮以及宇宙。”

爱因斯坦也说过类似的话语:“人类的生命是一个整体——亦即我们所说的‘宇宙’的一部分,而且受限于时间与空间。假若他认为自己的身体、思想与感觉都与外界分离、自成一体,无疑是一种意识视觉上的错觉。”

灵修大师与爱因斯坦不谋而合。东方与西方不谋而合。

每当我看见这些充满灵性而又美丽的精神文字,心中总是充满着深深地感动与祝福;特别是看到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哲学家、心理学家放下了心中的成见,带着科学与理性的光芒进入到神话、宗教、魔法、巫术的世界;进入到修行者与神秘家的领域,带着谦卑与臣服,为人类整体的幸福寻找新的福址之时,就如同法国的神学家德日进所说:“神秘经验是超理性的,它藏在我们集体的未来而非集体的过去中。灵性的经验是一种进化,而不是退化。”

灵性的经验、超个人的经验是一种进化,而不是退化,那是整个人类在经历了迷信、宗教崇拜、5000次战争、自我憎恨、所有疯狂的罪行、种种愚昧偏见的黑夜之后,迎来的一次真正合一与觉醒。     

乘坐阿波罗九号的太空人施韦卡特在登陆月球中经验了超个人经验后写下这样的话语:

 “当你以每一个半小时就绕着地球一圈的速度飞行时,你会开始发觉你的自我其实就是整个地球本身;这使得人产生了改变。你往下看,无法想像自己到底横跨了多少国界、边界;然而数百人却在你甚至都觉察不到的界线上厮杀着、搏斗着,包括你现在所站的地方。但是,这个星球是一个整体,它是这么的美丽,你一定会渴望用你的双手将每个人接上太空船,然后对他们说:“你站在这里看看,看看到底什么才是重要的。”

是啊,当我们置身于某种比自身的生命、比人类的生命更广大的气氛之中,或者说那就是生命本身!在那个刹那间,也许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明白,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忽然想起创巴仁波切说的话:当我们心中的战争熄灭之后,那么世界上所有的战争便熄灭了。

对于超个人经验,在这里不得不提的一个人是葛罗夫,这位兼具理性与灵性双重冒险精神的科学家用了整整三十年的时间研究人类意识中的“神秘经验”写出了《意识革命》这本书,在这本书中他提到了各种各样的超个人经验,其中最吸引我的就是那些与宇宙万事万物发生了连结的个案。

因为我自己就有着切身的体会,在一位日本禅师所开的整整三天的呼吸工作坊中,我一次次的经验到自己成为深海里的鱼类,在逆流的海水中如何用尾鳍保持平衡;成为大草原上狂奔的野兔,感受到奔跑的时候,那颗小小的心脏是怎样剧烈跳动……

当我从呼吸中归来,就像一双隐形的手为我揭去了事物的面纱,刹那间,我深深地感到我与地球上的所有生命都有着非常深的亲密联系。

而在葛罗夫的《意识革命》中记载的案例就更为丰富精细,其中有与植物意识相连结的,一位案主在超个人经验中体验到了一株植物的光合过程;而另一位案主经验到一只鹰的意识状态,他这样描述:我扫描着地面的情况,以一双有力的眼睛注视地面上任何一件物体,当发觉有动静时,我的眼睛仿佛定住了,然后由远而近地将此发现物放大成特写镜头,就好像从隧道中看着另一头……而后这被证实的确是猛禽所拥有的真实视觉能力;还有一位从来没有任何海洋生物知识的妇女经验到自己成为了一只在大海里生产的虎头鲸,并且她复述这只虎头鲸生产的过程,其精准程度令一位海洋生物学者点头称奇。

葛罗夫的《意识革命》一书中还有许多各种各样的超个人经验,可以这样说,正是这些具有科学与灵性双重探索精神的研究者们剥去了我们多少世代以来幼稚和不成熟的灵性观,同时也勇敢地剔除了科学迷信与头脑的偏见。于是一个新的、更高意识的灵性境界才得以显现。

但是仍然值得一提的是:这种神秘的灵性体验,对于那些不肯亲自体证的人而言从来都是秘而不显的,而那些因为某些机缘、药物或者全方位的呼吸而偶然经验到灵性经验的人与那些进行实实在在的内在工作与修炼的人,在灵性品质上有着本质的不同:前者常常只是惊鸿一瞥,后者却像回到了家。

在文章的最后,我还是用印度巴关大师的话来结束这篇文章:

所有的生命都是一体的。

其实只有一个生命,

它流经你、流经我,

流经狮子,流经大象、老虎、蚂蚁,

流经树木、太阳、月亮,以及宇宙……

 

三、灵性的精神  

静静地,请侧耳倾听,你会听到现在正在发生的。

清晰地、美丽地,用你同情的心,你会听见每一颗水晶,要和你说些什么;每一滴水,每一片叶子、每一只昆虫,每一个生灵的每一颗心,到底在说些什么。

请允许这个世界用各种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层次、不同的声音说出的话。

我们需要拥有超越这个世界所有语言的能力,用充满的爱去了解,用幽默,用开放的心从自我觉知的高峰向下看,并侧耳倾听。

你会听见:灵性的精神里包含了科学。

于是,我们的世界之中有一个发现:就在今天,我们决定彼此相爱,透过两千八百年的敌意、误解、冰冷的对决,还有仇恨:宗教残酷地镇压过科学,科学又无情地打击过宗教。要不是灵性回避理性,要不就是理性排斥着灵性。我们以这样的代价在学习,学习如何了解彼此。在这样的过程中,我们积累了历史,我们也积累了能量,直到下一个纪元的开始。

这是一种新的感觉,以一个温柔的接触开始,然后遍布整个人类意识的中枢:系统秘密地开始运作,一盏盏灯被点亮;一种存在的感觉、一种温暖、一种安全感,直到一个大记忆被唤醒:

所有痛苦的灵魂都将在这世界之夜醒来,发现我们不仅仅是你、是我、是他,我们是一。

你会看见:小我已融入大我之中。

在这世界之夜醒来,我们会问:起点在哪里?终点又在哪里?我在哪里?宇宙又在哪里?

请把这些先交给永恒,我们的问题其实只有一个:“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是:追寻自己的道路,并且让自己的道路与真正的“道”和谐与共。

是我们召唤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在道与道之间,在自我与大我之间,在头脑和心灵之间,在爱与恐惧之间,有一条叫做生命的丝线:我们一次,又一次,再一次的尝试,一次又一次地踩上这悬之一线的生命之中,我们寻找机会,寻找那个柔软的中心。 

在这个柔软的中心,聪明的西方和神秘的东方在无限远处相遇。我们终于学会了,这一刻,下一刻,在这条二元对立的生命线上,我们不能忽略生命中的任何对立面,我们不能太偏左,也不能太偏右;我们不能太靠前,也不能太靠后,我们要把左右前后在这个当下整合起来。

我们活在现在,同时我们也活在过去,同时我们也活在未来。

在整合的一刹那间,我们忽然想起:原来过去、现在和未来同在一个点上,只要改变了这个当下,那么整个世界也随之而转变。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